服务热线:
13511968837(吴经理)
13511968739(赵经理)
13511917737(刘经理)

您暂无未读询盘信息!
新闻资讯
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新闻资讯 > 时事聚焦

加强校内托管能给家长减负?

所属分类:时事聚焦    发布时间: 2021-03-18    作者:贵州大山交通设施厂家
  分享到:   
二维码分享
加强校内托管能给家长减负?

直面三大问题,才能妥善解决“三点半难题”

2021年全国两会期间,农工党中央提交了《关于实施小学生免费托管的提案》,建议成立小学生免费托管专项工作领导小组,发挥政府在资金、形式、内容等方面的积极作用,引发了舆论热议,网友们称赞这是“得民心的建议”。

低幼龄孩子“接送难”,一直是困扰无数家长的难题。按照有关要求,我国很多城市的小学放学时间在15:00—15:30,而大多数学生家长的下班时间在17:00以后,这就出现了小学生监护的“空档期”,“三点半”难题成了全国性的社会问题。

前不久,在教育部召开的发布会上,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表示,各地要推动落实义务教育学校课后服务全覆盖,要与当地正常下班时间相衔接,切实解决家长接学生困难问题。为小学生提供课后服务,业已成为共识,但要把这项民心工程做好,则必须直面三大问题。

一是“资金”问题。毋庸讳言,为学生提供课后延时服务作为教职工的额外工作,理应获得相应报酬,这就涉及课后服务的费用。当年遍地开花的晚托班之所以被取缔,牵涉到乱收费无疑是一个重要原因。时过境迁,随着经济条件的改善和政府服务意识的提升,很多地方恢复小学课后托管服务,费用由财政买单,也有部分地区在自愿的基础上向家长收取适当的费用。

财力允许,当然应该做到“全免费”。但对于条件暂时不具备、财政投入有困难的地方,也可以在坚持课后服务“公益普惠”原则的基础上,让家长合理分担成本。切不可因无力付给老师合理报酬,而影响到教师的积极性和课后服务的质量,这才是大问题。

二是“内容”问题,这是决定“三点半课程”质量的关键因素之一。学校课后服务开始之初,坊间不少人认为这就是当年晚托班的“复辟”。其实不然。课后托管服务并不是新瓶装旧酒,也不是学校课程教学的简单延续。

随着时代的发展,家长的要求绝不仅仅停留于接送看护孩子层面,更希望学校能充分发挥主渠道作用,极大限度地利用本身资源为孩子提供兴趣活动的场所。因此,学校课后服务必须升级换代,应当从简单的托管照看升级到丰富的延时服务,除了指导学生尽量在校内完成作业,帮助学习有困难的学生补习辅导,更在于秉承志愿原则并开设丰富多彩的兴趣活动,满足家长的多元需求。

令人遗憾的是,据笔者所知,很多开展课后服务的学校,基本上还是局限于照看和作业辅导的层次。除了费用比较优惠(或免费)之外,与校外“小饭桌”的功能并没有什么差异。开展校内课后服务,要有高质量的发展目标,不仅要让学生“留下来”,还要“留得住”“有效果”。比如,不妨可以考虑结合素质教育开展科技艺术类社团活动,结合近视防控增加体育活动,结合劳动教育开展实践技能培养,结合心理健康教育提供咨询辅导服务,等等。

三是“师资”问题。“师资”与“内容”,两者密不可分。如果课后服务只定位于当年“晚托班”的性质,校内的老师足以胜任。倘若课后服务要想更加丰富多彩,做出特色,那就必须开门办学,引进师资。

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除了充分发挥家长资源之外,各地在实践中还尝试通过多种渠道吸引高校..学生、文体工作者、民间艺人等社会热心人士到校提供形式多样的公益性服务。有鉴于此,农工党中央提交的建议中,就提出充分挖掘社区、高校、社会机构以及学生家长等社会资源,形成托管合力,构建以学校为主、社会多方参与的小学生托管服务体系。

为了做好课后服务这项公益改革,各地都很“拼”,但要想把经念好,还有许多工作亟待进一步落实。


学生、教师、家长都喊累 小学教育老大难问题如何化解

近日,全国政协委员马光瑜关于建议“全面取消小学生作业,推迟小学放学时间”的提案广受社会各界关注。这个提案,关注的是两个问题,一方面是小学生过重的课业负担,另一方面是无数陪孩子写作业的家长难以言说的煎熬。

从媒体报道看,马光瑜委员的提案表述也想顾及多面:比如前面说要“建议全面取消小学生家庭作业”,后面又说“取消家庭作业不等于不让孩子学习,而是写作业的地方在学校,改作业的人是老师,而不是家长。”

这份提案公开后引发的关注和争议,也给我们提供了反思中国基础教育的重要契机。

小学教育现在面临的一个问题是:全国民众都知道学生学习负担重,孩子累;家长都说自己工作忙,晚上陪孩子写作业苦不堪言;教师也说工作压力大,身心疲惫。让学生提早放学回家,家长很不情愿;学校推迟放学,学生在校完成作业,教师也会抱怨。

细究这个问题,不难发现,症结还是出在学生的作业上。小学生家庭作业太多,让学生没有参加体育锻炼,放松身心的时间,也挤占了学生课外阅读时间。体育锻炼与课外阅读的重要性不言而喻,正如马光瑜委员所说:“繁重的家庭作业提前透支了少年儿童的身心健康和学习意愿,非常不利于创新人才的培养。”

问题在于,彻底取消小学学生的作业,这有没有现实可行性?统一取消小学生作业,教师或许会接受,但是,家长会不会有阻力?只怕家长的反对声又是此起彼伏。因为,只要以高考招生为核心的教育机制没有大的调整,大概家长们会争先恐后把孩子送往校外教育机构。

可能有些人会建议,“在全国进行一次深入全面的小学生减负大督查,取缔小学阶段的智育校外商业培训机构。”这是把问题想得太简单了,这注定不是一场能用行政力量打赢的战争。

所以,在我看来,在教育机制没有大的变化的情况下,这一问题的解决,目前具现实性的,是分两步走:

首先,是控制和减少小学生作业总量,现在学生作业量过多,主要是两个原因造成的,一是各科老师布置作业时缺少沟通协调,每个老师眼里只有自己这一门课,但可怜孩子要面对好几门课的老师。二是许多老师教学理念陈旧,喜欢给学生布置大量机械性、重复性训练类型的作业,这样的作业内容单调枯燥,容易破坏学生对某一类知识的基本兴趣,应该废止。

我认为,这两个问题,只要学校认真对待,完全可以解决好:学校要建立合理机构,协调各年级各门课之间老师布置作业的情况,并引导老师在作业的综合性、趣味性上多下功夫,这样就能让学生作业总量得到有效控制。

解决问题的第二步,就是取消小学生作业。彻底取消小学生作业之后,我们需要在学校和家庭之外,让社会力量发挥更大作用。比如,让各个社区建立儿童课外托管机构,有专业人员辅导学生开展包括课外阅读在内的各种丰富多彩的活动;也可以培育更多专门以小学生“课后服务”为主要业务的社会专业机构,让孩子有更多的选择空间。当然,这一切的有效实施,需要给社会机构更多的成长空间,更需要借鉴一些国家的做法,把“儿童照顾”作为一项社会福利事业,唯有如此,真正有利于孩子身心健康的“课后服务”才能形成可行的长效机制。

作为家长,你希望学校开设课后托管服务吗?你希望课后服务包含哪些内容?你希望学校怎么给家长“减负”?近日,“课后托管”这一话题再一次被广泛讨论。新京报推出了关于课后服务的网络调查,就家长关心的课后托管、家长负担作出调查。

受访者中,68.02%的家长同意学校开设校内课后托管服务。其中,“体育活动”是家长希望学校开设的课后服务,愿意学校课后托管服务开设体育活动的家长占比超过80%。仅34.21%家长支持孩子校内课后托管时间自由活动。

也有14.41%的家长不支持加强校内托管。其中,突出的原因是家长认为校内托管质量低,起不到提升孩子学业的效果,该原因占不支持校内托管的家长总数的71.9%。

家长对学校布置的哪些任务“头疼”?60.36%的家长表示,曾帮助孩子做过手抄报等课外作业。40.54%的家长表示,学校要求家长给孩子检查或批改作业。33.33%的家长认为,给孩子作业、通知签字,也有负担。调查中,一位家长补充道:现在什么都要打卡,实际上是把成年人那套硬搬到了孩子身上,反而形成“不打卡就没动力做”的心理。

对于在2021年全国两会上,有人大代表建议的“全面取消小学生课后作业”,绝大部分家长(76.13%)对此表示不认同。这些家长中,89.35%的人认为,不留作业,孩子知识无法巩固;“小学生学的很多东西,就是要通过重复练习才能记住。”有家长说。

学校提供课后服务是一项社会工程。学校提供课后服务涉及教师的工作量,涉及活动场所,如果到学校外开展课后服务的话还涉及安全保障、涉及社会机构的开放等诸多问题。如果这些问题都由学校来解决显然是不合理、不现实的,需要国家层面来统筹教育部、财政部、工商部门等多个机构。

既然是提供课后服务,那就要把中小学生当做一个非常巨大的服务对象,要有服务意识。从国家层面上来讲,也需要考虑相关的成本问题,国家要投入相关的经费支持,学校也应该建立专门的教育经费。同时,国家还可以减税的方式,引导校外民办教育机构向学生提供公益课程。与此同时,还应该从法律的角度予以保障。

提升课后服务质量是根本


开展课后服务需要考虑的根本问题是如何提升课后服务的教育质量。

首先,要设置好课后服务的内容,做好课后服务课程的设计与开发,这是基础。其次,还要选拔..师资从事课后服务,对这些教师进行相应培训,并纳入教师培训、教师研修和教师专业发展体系之中,包括纳入到教师评价与考核的体系中,激发教师从事课后服务的积极性。然后,还要调整和重建教研机制,把课后服务及其质量作为学校日常教研的一部分。

同时,也必须看到开展课后服务是一个系统工程与复杂工程,事关学校教育力、家庭教育力和社区教育力的三力融合,涉及校长、学科教师、班主任和家长等多元主体的协调。比如教育行政部门要制定推动课后服务的保障机制或相关制度条令,为学校和教师提供各种支持。在课后服务费用方面,我认为是否需要缴费不能“一刀切”,有条件的地方和学校,家长可以适当缴费,不能把责任全部转嫁到学校和教师身上。

从学校目前情况看,要求学校课后服务完全与家长下班时间对接,实施起来还是很有难度的。目前政策支持、经费支撑还不到位,学校做起来不容易,教师的负担会比较重。

首先,要明确校内课后托管的公益性,为有需要的小学生提供以“保护”与“看管”为主要内容的基础性校内托管服务;第二,积极探索校社合作、引入公益性机构和社会义工的公益性托管模式,鼓励社会组织进入,由社会机构、公益组织、服务团体提供托管服务;第三,试点开展政府买单、市场机构进校的营利性托管模式。在公益性资源不足的情况下,这类托管模式可以作为一个过渡。

家长不能认为课后服务应全部由学校负责。家长更多的个性化需求,不属于学校课后服务的范畴,这一类服务应由市场来提供。

上海小学课后分两个时段为家长提供服务,一直可以延长到晚上六点。部分有个性化需求的家长,放学以后可以接孩子回家。就上海而言,课后服务推出后,家长带孩子去补课的情况减少了,学校组织的兴趣活动孩子们也喜欢。是否能够给家庭和学生真正起到减负作用,还需要时间证明。

学校里有两个举措要到位。一是统筹安排,教师轮流参与课后服务,减轻教师压力;二是将教师参与课后服务纳入绩效中,增加教师的绩效工资。目前上海教师绩效工资因参与课后服务增加的部分由区级财政承担。

课后看护孩子是一个客观需要,需要社会、家庭和学校共同完成。在合理的时间范围内,学校主动承担责任,这是教育系统为社会发展做贡献的一个方面,是一个民心工程。但是,家长不要理所应当地理解为看护都是学校的责任,家长要考虑到老师的辛苦和奉献,避免出现“家长在外面玩,把孩子放在学校里很晚才接走”的情况。

新京报记者 戚望

【编辑:苑菁菁】
(文章来源于中国新闻网,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)

Copyright © 贵州鑫路交通设施制造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  RSS  XML 网站地图   备案号:暂无   技术支持:

万家灯火